大秦云

大秦云 大秦云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科技前线 / 农业即服务,是农业的未来吗?
农业即服务,是农业的未来吗?
2020-03-15 11:00:12 | 来源:36氪 35斗
35斗 | 共同促进前沿技术在农业行业的应用。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35斗”(ID:vcearth),作者35斗的朋友们,36氪经授权发布。

FaaS这一概念来源于SaaS(软件即服务),SaaS指的是通过互联网信息技术为企业提供服务,使得企业不需要购买软硬件设备、招聘技术人员,而是购买或租用专业的软件就可以获得需要的信息化服务,常见的SaaS服务包括办公系统、客户管理系统、协作办公系统等。顾名思义,而FaaS就是以农场、农户为服务对象的软件,同样提供物资、市场、内部管理等功能。

目前主流的FaaS分成三类:

  1. 数据驱动的农场管理决策软件,类似于专家系统;

  2. 生产过程管理软件,包括农业物资设备、劳动力、存货等;

  3. 市场服务类平台,连接生产者、流通环节、采购商、消费者的平台,同时可能附带金融、保险服务。

FaaS并非一成不变的概念,其与垂直农业、农业机器人等可以结合起来,共同促进前沿技术在农业行业的应用。

Infarm垂直农业:农业即服务是农业的未来吗?

农业是一个庞大的产业,这是有充分理由的。随着全球人口的增长,粮食供应问题迫在眉睫。同时,全球17%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来自于食品生产部门,目前的农业耕作方式似乎不可持续。不过,随着人类对于创新的垂直农业战略的探索,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像Infarm这样的垂直农业初创公司正试图彻底颠覆这个行业。

Infarm是一家总部位于柏林的垂直农业初创公司,旨在以垂直农业技术颠覆农业。目前全球有超过40家这样的公司正在探索如何将室内农业来替代传统农业方法。其中, Infarm一直在大幅扩张其垂直农业经营规模,在全球范围内占据着重要地位。因此,Infarm及其垂直农业的运作方式值得我们去仔细研究。

Infarm CEO及联合创始人Erez Galonska提到说:“Infarm是带着宏伟愿景成立的,是希望通过让农场更贴近消费者来满足未来城市的需求。Infarm的融资旨在进一步扩张业务。”

Infarm作为一家垂直农业初创公司,由Osnat Michaeli、Erez Galonska和Guy Galonska于2013年创立。虽然公司相对较年轻,但其影响却不容小觑。目前,它有超过200个农场在店内,150个农场在配送中心,每月收获的植物超过15万株。其垂直农业模式已经在法国、瑞士和德国进行发展,同时将于今年秋天扩展到英国。

Infarm的垂直农业方法是什么?Infarm提供种植草本植物、生菜、水果和各种蔬菜的独立模块。但相比于将其放在农田里,Infarm把它们放在餐馆、杂货店甚至学校,顾客因此可以直接“收获”他们的产品。这一革命性的概念以及背后的技术,正是Infarm获得超过1.34亿美元融资的原因。

Hiro Tamura强调了Infarm作为一家垂直农业初创公司的成功。他说:“新鲜农产品的消费给地球环境造成了巨大的负担,并且这负担只会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而增加。这一切不是长期可持续的。Infarm完善了三位一体来解决这一巨大全球性问题……有了Infarm,软件将不再是吞噬世界,而是喂养世界。

Infarm的垂直农业模块不仅仅是在餐馆或杂货店中展示。它的这些模块都会通过云连接到Infarm的中央控制中心。在指挥中心,每个片区植物的营养、光和水的使用情况都会受到监控,以确保最佳状况。更重要的是,Infarm采用数据分析和物联网大数据来不断推进它的运营。本质上,公司通过使用这些技术改变了传统农业的过程。换句话说,Infarm的“农业即服务”平台将农场直接置于客户面前,提供新鲜、有机、优质的食品。

绕过农场,使用“农业即服务”平台,除了客户参与之外,还提供许多其他优势。据报告,与传统农场相比,Infarm公司使用的水减少了95%,化肥减少了75%。同样,它的方法消除90%将食物带到目的地的运输负担。这点十分重要,因为所有农业养分中几乎有一半在运输过程中流失了。最后,Infarm根本不使用任何农药。很明显,这种垂直农业解决方案为传统农业提供了更可持续的选择。

 

农业即服务,是农业的未来吗?      

尽管Infarm是一家相对年轻的垂直农业初创公司,但它却推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最近,Infarm又获得了1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和债务融资。这笔资金将帮助Infarm将业务范围扩大到英国、美国、亚洲和欧洲其他地区。因此,这家初创公司将原计划每季度增长50个垂直农业区域增加到每季度350个。Infarm相信通过其大数据学习分析,同时与重要的合作伙伴一起,可以在不牺牲质量的前提下实现业务的扩张。

借助其“即插即用式”模块,Infarm可使企业轻松实施垂直农业系统。抛开空间限制,企业不仅会被其削减食品运输成本所吸引,还会被其以可承受价格提供更优质产品所吸引。考虑到所有这些以及巨大的可持续性优势,垂直农业最终可能将对农业带来极大的颠覆。正因为Infarm这样应用“农业即服务”创新的公司,这种颠覆即将到来。

Small Robot Company:新一波精准农业浪潮的一份子

随着农作物生产力的停滞和农田的减少,到2050年时,我们将如何在地球上养活100亿人口?答案就是,使用小型机器人进行农业生产。

一家农业技术型初创公司——Small Robot Company(“小型机器人公司”)两年前于伦敦成立,现正致力于打造一支由人工智能驱动的且行动敏捷的超级机器战队,达到使用更少的化学药品和化肥(具体来说可以减少95%的化学药品和少90%的肥料)将农作物产量提高至少40%的效果。

在过去,批量生产农业曾被定义和实行为一种快速,却不尽准确的生产方式(这就好比“如果看到一棵杂草,就将整个田地喷洒农药”这种快速却粗糙的农业行为)。

结果是这些批量农业实践方案不仅使用资源密集而且工作效率低下。例如,重型拖拉机会损坏土壤及植物的根部结构,并进一步导致土壤侵蚀;农民无节制使用的农药和化肥(其中40%的化学物质实际上甚至并未接触到农作物)不仅成本高昂,造成浪费,且对环境极为有害。而市面上流行的氮肥甚至会渗入土壤,从而造成污染(墨西哥海岸附近曾大量涌出Wales大小的藻类被认为可能与渗入土壤的氮肥有关)。

而小型机器人公司则是新一波精准农业(即该领域里人们所说的“精准Ag”)浪潮中的一份子,它使用机器人自主地,更重要的是,完全根据每个个体农作物的需求,来进行“播种,施肥和除草”。

一方面来说,定制护理对环境的好处表现在:促进生物多样性,消除绝大多数化学浪费和多余的资源投入,以及减少了拖拉机可能造成的田间破坏(机器人要比拖拉机,以约翰迪尔拖拉机为例,轻得多)。

另一方面,定制护理对农民亦有好处,表现在:为农民减少多达60%的成本(源于化学药品和化肥等花费巨大的投入的减少)此外,这些机器人还能完成除草等繁重的工作,这一点从理论上来讲可以为农民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做其他事情。

来看看“未来世界的农业工人”会是什么样子吧。

小型机器人公司正在启动一个由四个可以互补的“农业专家”组成的团队:

队员1)Tom

Tom利用AI技术来监视农田每平方米的土壤以及每棵植物的状态,通过数字化的形式了解农场的最新情况(比如,植物需要浇水吗?),他甚至可以提出建议指导农民使用合适的肥料或化学物质以优化农产品的产量。Tom甚至控制着Dick和Harry(他的左膀右臂,也是农田机器人),并负责将报告发回给Wilma。

队员2)Dick

Dick负责施肥,它还会使用非化学方式除草(利用它的充电式手臂)。

队员3)Harry

Harry是一个播种机,他可以在判断土壤健康的前提下进行播种(关于土壤健康的核查其实是通过代码行实现的)。此外,他还能够返回有关每个种子种植位置的数据。

队员4)Wilma

Wilma利用其他三位队员发回给她的所有数据,在AI软件和公司的农作物数据模型的帮助下,帮助农民就播种施肥的时机、农田护理和农作物销售等问题做出决策和建议。

农业即服务,是农业的未来吗?                        

为什么有关小型机器人的这一切研究进展,都如此振奋人心?

农业虽然经历过工业革命,但这场革命的结局并不尽如人意。像许多成熟的技术一样,作物产量(其中包括化肥和化学药品的产量)的增量其实一直遵循经典的S曲线。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农作物产量的增长一直保持平稳的状态。

以麦子为例。从1930年至1990年,它的生产率提高了4倍,但因为麦子现在已成为一种全球贸易商品,它的价格并没有上涨(大麦和燕麦也是类似的情况)。

结果就是,农场的利润越来越薄。250年以来,可合并作物的收入和利润一直保持平稳状态。但是生产成本(比如化学药品和化肥的价格)却始终在上升,大型昂贵的机械(比如重型拖拉机)的价格亦同时在上升。

欧盟的补贴支撑了85%的英国农民的收入(否则他们就可能甚至没有利润)。但是随着英国脱欧进程的临近,绝大多数英国农民可能因此遇到麻烦。

这时,小型机器人公司便可以在使农民摆脱困境的过程中扮演很重要角色,而这个角色并不需要依赖政府的帮助。                 

Sam Watson Jones是小型机器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很长时间的职业都是一个农民,但他也在埃森哲(Accenture)的管理咨询部门做过短暂的工作。离开他的办公室工作后,Sam回到他位于英国中部的家庭农场,发现“农业综合企业根本没用”。

“在数十年来都保持不变的行业中,利用技术来产生变革,这之中所蕴含的机会将会很大。”

山姆还曾目睹过农业的大规模流亡:来自长期农作家庭的孩子们正在迅速寻求其他种类的工作。“作为农民,我们花费大量时间从事作为人类独有的工作,比如,坐在拖拉机上进行操控”,Sam分享道。“而通过机器人则可以更好地实现这些事情的自动化和机械化,从而释放农场上的农民去做价值更高,且更具创造力的任务。”

小型机器人公司研发的科技还可以通过释放农民的精力来使他们专注于“以非手动方式为食品生产增值”,从而带来更大的社会效益。反过来说,这可能有助于改变人们对农民角色的认知以及未来对食品相关职业的看法。

当我们向Sam询问有关机器人完全取代农民工作的观点时,他解释说机械化已经逐步开始取代农民的工作,而他的机器人团队的工作则会使农民开始从事更加有意义的工作。                 

在成立小型机器人公司之前,Sam和他的团队已与农民进行了多次交谈,谈话结果表明,在进行新技术的大规模投资时,Sam的潜在客户对风险的厌恶程度会增强。

农民,尤其是生产规模较小的农民,没有购买新设备的预算。此外,他们也不想冒险购买新的昂贵的机器(尤其是机器人这种)。

将农业视作一种服务(FaaS)其实是农民自己的主意,在这种服务中,农业综合企业通过支付订阅费来租用机器人。这种模式使小型机器人公司可以在降低其客户所承担的风险的同时,还可以开辟出一个资本支出本会成为妨碍的新市场。

关于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可持续性,“大型农业强调效率,而不是可持续性。”萨姆解释道。

精准农业既可以重新引入生物多样性,亦可以对农村进行重新设计。由于使用机器的限制,从传统上来说,农场被限制于使用正方形的田地和进行单一农作物的种植。有了这些小型农业机器人,农民就可以在逐个作物的基础上,在任何一块看似“形状笨拙的土地”上收获农作物。农场甚至可以在同一土地上同时种植多种不同作物,从而减少了对化学药品的需求:因为生物的多样性自然地限制了疾病的传播。不再需要轮作作物,比如可以在需要氮的植物旁种植自然固氮的植物。

尽管Sam认为可持续性是小型机器人公司之所以存在的核心理由,Sam亦承认可持续性“并未考虑到初创公司的日常运作”。相反,小型机器人公司成长的关键在于降低农民的成本。“然后我们将拥有成功的业务并实现我们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幸运的是,小型机器人公司的所推行的农业模式经过精心的设计后,可以减少农民的花费,同时意味着可以减少对地球的消耗。。

声明:本文来自35斗,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轻松上云,智联未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电话:020-38837679

Copyright ©2014-2019 广州大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32816号-1

  • 返 回 顶 部